无墨----与有荣焉

世上唯有神乐和沐橙不可辜负。

原作和角色永远大于cp。

温暖二十五题(白佟)


1.一碗粥,两个人。
眼里带着藏都藏不住的笑意,小心的将勺子里盛的粥送入对方口里。
“互相适应,互相练习嘛~”



2.睡着的猫和他。
湘玉将店门关上,回头看见的是展堂用手枕着头,就在桌子上睡着了。无双的那只黄猫不知何时溜了进来,卧在展堂的脚边。烛火还未熄,投下光阴的影子。
“睡在外面着凉了咋办。”拿来毯子替他盖上,忍不住盯着他发呆。
于是第二天。
“湘玉你怎么感冒了?是不是夜里着凉了?”



3.迟到五分钟。
“秀才、大嘴今天都起的那么晚啊。”
“是你起晚了,他们都去送老白了,五分钟之前刚走。”



4.撩起刘海落于额头上的吻。
展堂伸出手将她的几缕发丝撩好。
轻轻的,柔软的。
【你就是上天赐给我最好的礼物。】



5.床单要绿色的还是蓝色的?
“你选的都好看。”



6.腰带松了。
“你看看你这么大个人了,连腰带都系不好。”
“这不是有你呢吗。”



7.“我忘了拿浴巾。”
掌柜的:“小郭!”
老白:“秀才!”



8.早安吻。
你的堂堂带着早饭和他的吻来叫你啦。



9.永不忘的誓言。
“就是她了,我非她不娶!”



10.不得已的大扫除。
湘玉看着已经成为一片狼藉的客栈差点昏过去。“郭芙蓉!”“咳,我...我也不是有意的嘛,我哪知道那个客人武功也不差。”“你还有理了是不是!”
小郭向后看看,“老,老白,你先帮我顶一下啊。我我我这就去给客人道歉!”
“湘玉你不是一直说要把客栈重新装修一下吗?你看!这不机会来了!”
“来个鬼!钱你出啊。”
“我的钱不就是你的钱嘛。好了不气了啊,回头我把小郭点上,让她一整天不能动弹,给你消气。”
“把她点上谁给我打杂。”
“你看这不就结了,这里我们来打扫,你先回房消消气。”
“我要看着你们打扫。”
“好好好,来,坐好啊。秀才、大嘴,大扫除喽!”




11.“猜猜我是谁?”
“我姓黄(王),黄(王)豆豆的黄(王),豆豆是黄(王)豆豆的豆豆。”
“他要玩,我就陪他玩到底!”




12.烛光下亲吻的影子。
一点点靠近,慢慢相拥。
夜下无人。
烛光摇曳。
“谁说我们不像情侣了。”




13.十指相扣。
房顶上。
爹娘前。
相伴相依,绝不放手。
【我心里知道,只有她才能和我走完这一生。】




14.二重奏。
“老虎可是百兽之王,别说你了,连你的主子也敢咬。”
“嗷呜!”“嗷!”
【谁让我是你的靖哥哥呢。】




15.哭泣时覆上眼的手。
“我错了,我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嫁过来,如果我不嫁过来......”
“你就遇不到我啦。不哭了,有我在呢。”
【你说说你,啥事都往自己身上揽,那还要我们三大老爷们干啥咧,虽说他俩不如我。】




16.小地震时的紧紧相拥。
“展堂!”湘玉因为地面的震动身子不稳,眼看着就要摔倒。
“哎!”从旁伸出一只手,将她扶好。
“吓死我咧,小贝他们呢?”
“都在后院里呢。”
“那就好。”
“被吓着了吧。”将她揽入怀中,“就是个小地震。”
“嗯。”




17.亲手剪发。
“展堂,你看你的头发都要长过我了,还不剪剪。”湘玉捻起展堂背后垂下的头发,稍稍拉了拉。“哎,疼疼疼。我这不是前几天喝酒,把工钱花光了嘛,没钱去剪。要不,你先预支点呗。”“不可能,那我来给你剪好了。不就是剪头发嘛,我的手艺可不比西街的那家差。”湘玉说着,就拿来剪刀,准备对展堂的头发动手。
老白看她这架势,知道拦是拦不住了,只希望湘玉的剪发水平不要像她的化妆水平那样。他干脆视死如归地闭紧了眼,心下止不住地祈祷。“好咧。”湘玉高兴地拍他的肩。
他把头发捋到前面。
我错了,湘玉的剪的头发,比她画的妆还难看。
“我的发啊,我对不起你啊!”
于是这几天,同福客栈里总会传出这样的笑语:“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老白你的头发是不是被狗啃了啊哈哈哈哈.......”“这可是湘玉剪的,你们想要还没人给你们剪呢!”




18.“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
(“掌柜的你可是不知道,你去汉中的这些日子,老白每天就望着门口,脖子伸的都快跟长颈鹿似的了。一天要往门口瞟几十次。谁要是提起玉这个字,不管哪儿,他第一个窜出来问,是不是湘玉回来了。可笑死我们了哈哈哈哈哈哈。”)




19.偶尔爆出的粗口。
“要是那个包大仁再敢回来纠缠,老子tm直接点他死穴!”




20.只有一间单人房。
“湘玉睡床,我睡地铺上,多简单的事嘛。”




21.在原地等待。
佟湘玉一直在等白展堂说那句话,所幸的是,她等到了。
【湘玉,其实我真的挺喜欢你的。以前不说是因为我这个条件,要是光是穷也就算了,我还是个逃犯。再怎么喜欢你也不能连累你啊。】
【我喜欢你,贼喜欢。】




22.熟悉的笑容。
从相遇那一天起,白展堂就一直能看见他最爱的人的笑容。
最美、最熟悉的笑容。




23.Yes,I do.
“Miss Tong,do you marry me?”
“这啥意思嘛,说人话。”湘玉看着单膝跪在她面前的老白,有些疑惑。
“掌柜的,这种时候你只需要说Yes,I do就好啦。”秀才在一旁支招。
“Yes.....I do.”湘玉慢慢跟着秀才念,“这到底是啥意思嘛?”
“意思就是,佟小姐,你愿意嫁给我吗。”展堂站起身,将她揽到怀里。“我愿意!!!我一直都愿意!”“傻媳妇儿,我知道的。”




24.转身看见。
佟湘玉转身看时,总能看见一个人一直默默保护自己。
白展堂转身看时,总能看见一个人一直坚持守候自己。




25.百年后用时光见证。
佟湘玉不知道的是,后来白展堂抽空又写了一本《宝玉记》,里面写的是如何与爱人相处,换而言之,就相当于当初闹出不少事儿的“爱情三十六计”,只是再无那些拙弄的技巧,有的只是心心相映。
翻开书的第一页,上面写的是
“其实所有的技巧在爱情前都相形见拙,只需要一颗真心,就能予她最大的欢喜。”
“献给我的玉。”


也许是因了盗圣的名头,这本书就这样代代相传下去。书的内容早已不为现在的年轻人受用,但还是有人时常诵起,细细揣摩着这能让传说中的盗圣捧在心尖上的“玉”,究竟是怎样风华绝代的女子。
想来也不一定是特别出众的姑娘,但一定是能揽下他所有风霜,然后陪他一世安稳,从相识走到白头的人。
是,最合适白展堂的佟湘玉。








评论 ( 12 )
热度 ( 40 )

© 无墨----与有荣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