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墨----与有荣焉

世上唯有神乐和沐橙不可辜负。

原作和角色永远大于cp。

遥于岁月

    李大嘴的桃花运也许天生就是朵开败了的桃花,你说他心心念念的人抱他只是为了感谢他帮了她和别人在一起,好不容易逮着个真心喜欢他的,可他又不乐意要了。老白和秀才也没少劝过他,他们说,大嘴啊,你也不小了,和你同龄的人早就成家了。天下那么大,你又何必单恋一枝花呢。于是李大嘴转头问他们,那为啥你们要吊死在掌柜的和小郭身上呢。他们嗫嚅半天,憋出一句:“大嘴,那不一样。”哪不一样了?他嘿嘿冷笑两声,都是爱,凭啥我不能爱自己想爱的。 

    后来他一个人逮着个机会上楼顶看月亮,想找个清静地儿。不一会儿老白也跟着上来。“你上来干啥呢,就让掌柜的一个人独守空房。”他往老白那瞟一眼,没好气地想赶他下去。“湘玉陪小贝呢,我这不是就来找你呢嘛。”老白拍拍衣服,在他旁边坐下。“你说你到底看上了杨惠兰啥地方,兄弟给你找个差不多的来。”“得,免了,不是惠兰,再像也没用。”“你等了她这么多年,就没想过放下?”“想过,可光想有啥用,又做不到。”李大嘴低下头,苦笑道。“就不能换个人嘛?”老白拍他的肩。“那你说要是换成掌柜的,你会放下吗?”李大嘴躲开老白的手。“.......”老白说不出话,就叹了口气:“湘玉那差不多快好了,我去看看。兄弟啊,你自求多福吧。”“去吧去吧,别再来了。”李大嘴像在赶苍蝇似的向后挥挥手。 

    到了楼下,老白看见佟湘玉在那焦急地踱步“咋样了咋样了?”“劝不动,让他想吧,指不定哪天就想通了。”老白揽过她,让她放下心。“哎,你们这些瓜汉子哟。”湘玉也只能这样念叨念叨了。“湘玉,你说.......”老白像是想起来什么,问她。“说啥?”她抬头看看老白。“没啥,快去睡吧,明天还要早起。”“什么人嘛,话只说一半。”她小声嘀咕着,向房里走去。老白就一直在背后看着她走上楼梯。他怎么就忘了,湘玉当初等了他两年,如果不是公孙乌龙,她也许还会等更久,那个问题,她的答案不用问也应该知道的。 

    杨惠兰跟杜子俊走后,也回来过一次,说是跟杜子俊吵架,被气回来的。哪知大嘴看了她一会儿,就请她回去,说这里没空房了,住不下她了。杨惠兰当时既是不可思议,又像是了然,听了李大嘴的话,转身就走,头也没回一个。是秀才半夜里问他,杨惠兰好不容易回来一次,他为什么要赶她走。李大嘴听了就痴痴地笑,笑着笑着眼泪就流出来了,他说:“我再多看她一眼,我这辈子,就真的出不去了。” 

   杨惠兰走后几天,派人送来了几身布匹,说看大嘴的衣服太旧,给他换身好点的。李大嘴收下了,可回头就送给小郭,让她给秀才做衣服去。那天晚上他又喝得酩酊大醉,就像是柳星雨刚来的那天晚上。第二天起来,他开始发了狠地干活,只要不犯法的事儿,只要肯给钱,他都愿意去做。一连几天这样折腾,他没禁得住,还是晕了过去。醒来后秀才又问他,他这么拼命,是为了什么。李大嘴咧嘴笑,他说:“万一惠兰不想和那个杜子俊过日子了,想来找我了,我也要养得起她。她在杜家当大少奶奶,日子别提过得有多滋润,怎么能到我这儿受了委屈。”于是大家也就不再拦着他,只是偶尔提醒他别累坏了身子,不然到时候杨惠兰找谁哭去。 

 日子就越过越久,岁月越拉越长,杨惠兰也没再回来过。柳星雨倒是偷偷来过几次,可不等说几句话,又着急忙慌地走了。他们都在变,这个客栈也在变,也许不变的,就是他这个日复一日的单身汉吧。

 李家沟第九代单传李秀莲李大嘴,此时也许又在望着月亮,喝上几壶吧。

评论 ( 4 )
热度 ( 15 )

© 无墨----与有荣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