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墨----与有荣焉

世上唯有神乐和沐橙不可辜负。

原作和角色永远大于cp。

偶尔也要回家探望一下欧巴桑嘛(夜兔一家)

面前是一片如浓墨般的黑暗,夹杂在其中触目惊心的鲜血,轻而易举地触动了神乐对家乡——烙阳星,那个包容也孕育了恶的地方。“这是哪儿阿鲁?”神乐嘴上这样喃喃道,心底里却早已应证了答案,不会有错的,这里一定是烙阳星。只是.....为什么她会在这里?明明之前她还在万事屋里叼着醋昆布看电视,而现在......



事关自己原来的家乡,神乐也放弃了胡思乱想,决定走一步看一步,大不了再扒一次飞船。“啪嗒、啪嗒”有雨顺着屋檐滑下来,与地面不知是哪个可怜蛋的血混合在一起,神乐抬步向前走去,几丝水顺着鞋面蔓延进去,脚冷的刺骨。



再往前一点,再往前一点,就快了,就快了!快?什么就快了?神乐一愣,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突然活跃起来,那座小屋子带来的是无法作假的熟悉感,这是她在烙阳星的家!那些她强迫自己去忘记的,被埋藏在身体的某一个角落,在等一个时机,叫嚣着冲了出来。



她的脚步逐渐放慢了,在距离那座房子五米左右的地方停下。她的手逐渐握紧,手中的伞开始颤抖。



“你是谁?”一个充满警惕性的声音响起,神乐向前看去,是神威。小小的,神威。还不到她的腰。神乐抬手胡乱抹了一把也许根本就不存在的泪水,蹲下身子看着神威,也不说话。神威皱起眉头,冲她叫:“我在问你话呢,你是谁?”“我只是这座房子之前的房客,今天正好路过这里,回来看看。”神乐笑着站起身,挥挥手中的伞。



“......你是妈妈的朋友吗?”神威犹豫地问她。神乐有些惊异: “为什么这么说?” “我听爸爸说,这座房子是他亲手建起来的,如果你在这里住过,那就是妈妈的朋友了。”“为什么不是爸爸的?”“那种人怎么可能有朋友呢!”话语之间的嫌弃遮都遮不住,神乐忍不住大笑起来,真是难得一见啊,神威会好好说话的样子,原来他小时候这么好糊弄啊,原来他从小时候起就看秃子不顺眼了,原来......他们也是能正常的对话的啊。



“我是很久之前的住客了,久到我哥哥还能好好说话的时候,就住在这了。”神乐向前走了几步。“你哥哥不会正常地说话吗?他受什么刺激了吗?”神威眨巴着眼,疑惑的看着她。“是啊,他受了点刺激。你有妹妹吗?”神乐忽然转过话题问他。
“没有。”他摇摇头,“不过以后也许会有。”“那你一定要做个好哥哥啊,千万不要像我哥一样。要记得照顾妹妹啊,要拿出当哥哥的样子来。”神乐用伞在地上画了个圈,点点圈的中心。


“那什么才是当哥哥的样子啊?”
“不管怎样,都不要舍弃哥哥这个身份,要记得回到家人身边。”


“这样就行了?”神威还是不解,“就这么简单?我怎么可能会舍去哥哥这个身份啊,我一定会保护好自己的家人的。”“这样就可以了,这样就足够了。”不知是不是无意,那个圈已经被神乐用伞划毁了。

“能带我去看看你的妈妈吗?我想看看这里之后的住客。”神乐又向前迈了几步。神威低着头想了一会儿,答应了她:“其实你跟妈妈长得挺像的,就是因为这个我才会问你是不是妈妈的朋友的。你来吧,妈妈就在屋子里。”

神乐跟在神威身后向房子走去,一步一步,她的步子明明可以轻易超过神威,却总是走在神威身后一两步处。

神威轻轻打开门,一脸笑意地朝里面喊:“妈妈!有人来看你了!”“谁啊?”脚步声由远及近,走到神威身旁。“就是这位小姐。”神威回头去指 ,却发现已经没有人在他身后了,“哎?人呢?”“大概是回去了吧,她也许只是来看看。”江华笑着抚摸神威的头,眼睛瞟到地上放着一盒什么东西,她走过去捡起来,发现这只是一盒醋昆布。“那位客人小姐还带了礼物给我呢。”

江华把醋昆布放好,牵起神威回屋,语带笑意地问他:“神威,你想要弟弟还是妹妹?”
“妹妹!”神威大声回答,“像妈妈一样好看的妹妹!”









当神乐再次睁眼时,周围的场景已经变回了万事屋,她的身上还盖着毛毯。在一旁扫地的新八看到她醒了:“小神乐,以后晚上要早点睡啊,看着电视就睡着了,感冒了怎么办?”“不是还有新八几你呢阿鲁,感冒也没事。”神乐掀开毛毯跳下沙发。“是啊,要是感冒了就再去新八家里好了,还能蹭吃的。”银时懒洋洋地从外面推开门进来,把手中的《少年jump》往桌上一摔,然后整个人都瘫进沙发里。
“喂!你们两什么意思啊!我可不是保姆啊喂!”
“好好好知道啦,眼睛保姆桑。”
“都说了不是保姆啦!!!”

评论
热度 ( 8 )

© 无墨----与有荣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