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墨----与有荣焉

世上唯有神乐和沐橙不可辜负。

原作和角色永远大于cp。

一个偏题的童话故事(冲神)

  请忽视这一篇神经病一样的文风ˊ_>ˋ给酱哥的生贺,放心小神乐的肯定会补上的。对了,排版......将就着看吧,很抱歉。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夜兔国,传说呀,(那个国家的颜值全靠国王一家撑了起来)他们的神乐公主十分美丽,吸引了许多其他国家的王子争先恐后的来一睹芳容,(然后都被公主的怪力吓跑了),国王和王子为了保护小公主,就为王子们设下了重重关卡。

   冲田看看手中的鲱鱼罐头,又抬头看看眼前的不明生物:“这.....就是我的岳父大人和大舅子设下的重重关卡?”不明生物举起了牌子【是的,下次请称他们为国王陛下和王子殿下,还有我叫伊丽莎白。】

   “如果......我不吃呢?”【那您将失去你的小公主。】

   “........”【加油吧少年,公主的醋昆布......额,是醋昆布的吻正在等着你。】

   冲田紧紧盯着伊丽莎白,过了好久,忽然开口:“有激辣鲜贝吗?”【有,但是如果你想吃仙贝不吃罐头是不可能的。】“安心啦,我没打算这样,我只是想两个一起吃,这样会更有勇气一点吧。”【......您开心就好。】

   冲田接过激辣鲜贝,带着视死如归的表情打开了鲱鱼罐头和仙贝。

   啊!我是谁我在哪儿!

   伊丽莎白眼疾手快的接下被冲田扔出去的罐头,又看看他如同便秘的表情,终于像是良心发现一样【好了,这一关你已经过了。】同时也拦下冲田想去呕吐的冲动【如果你吐出来那就不算过关】

    “第二关,是什么?”【面试。】

    冲田随着伊丽莎白来到一个房间。他撇了撇嘴,站在他眼前的除了他的岳父和大舅子,还有一只银色卷毛和眼镜。“自然卷怎么了!总一郎君你这是歧视!歧视!绝不能把小神乐交给你!”“银桑好啦。还有冲田殿下,我叫志村新八,不叫眼镜。”

    冲田无视了这两个一看就是打酱油(?)的人,走近国王和王子:“岳父和大舅子好。”“谁是你岳父!我可还没同意你娶神乐呢!”“喂,那边那个臭小子,我们这个老头说的话可不管用,来和我打一架吧,你赢了,神乐就是你的。”

    “岳父,我相信你一定会同意的,至于大舅子,我可不想因为打伤你而受神乐的责骂。”

    “哼,如果你不让我满意,我是不可能同意的。还有神威,什么叫我说的话不管用?!”

    “无聊的小子。老头,你听不懂人话吗,当然是字面意思。”

    “喂喂喂,可别忘了银桑我啊,我可是也当过小神乐的监护人呢!”

    “我也......”

    “好了好了,快开始吧。”冲田露出了抖S专属限量版笑容。

    (“喂!至少让我说完啊!”)

     “咳,好吧,这一关规则是这样的,我们四个人每人问你一个问题,超过半数回答满意就算你过关。”国王清了清嗓子,道出规则。

     “我先来我先来!刚刚你们不让我说完,这次一定要我当第一个!”新八抢先说。

     “谁都无所谓啦,快开始吧。”

     “好的那我就回答了,我不戴眼镜,以后也不会戴的,我的神乐的孩子也不会戴。”冲田抢先回答了。

     “我还没问呢混蛋!小神乐才不会和你这样的抖S结婚!”

     “好了好了,这种事情谁在乎啊,快问吧新吧唧。”银桑一副草莓牛奶欲求不满的样子开口。

     “那我就问了,冲田殿下,你有姐姐吗?你对你的姐姐怎么样?”

     “不你这个问题完全与小神乐无关吧。”

     “闭嘴银桑,这可是检测好男人的标准。”

    冲田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争吵,直到新八在“姐姐最高”的呐喊下以微弱的优势胜利后,才开口回答:“我有一个非常非常温柔的姐姐,她是全世界最好的姐姐。但是我没能保护好她,她是代替我死去的。如果我能够早一点幸福,那么她可能会更安心的离去吧。”

    “冲田殿下.......虽然我很感动,也算你过关,但是我还是要提醒你一下,世界上最好的姐姐,是我的姐姐!”新八抹了抹并不存在的泪水,这样说。

    “哦。”

    “新吧唧你结束了,那就.....”银时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神威突如其来的进攻止住了话语。“下一个是我哦~”神威对冲田笑了笑。“大舅子你开心就好。”

    “不许叫我大舅子,我可没有那么弱的妹妹。我的问题是,你和神乐的孩子的未来会怎么样?”

    冲田沉默起来,夜兔国人的体质和常人是不一样的,他们有着天生神力,却惧怕阳光。这是他们国家如此强大的原因,也是他们的噩梦所在。因为这个,夜兔族人会尽量避免与外族人相爱,可爱这东西,来了时,谁能挡得住呢。没有人去研究过,混血夜兔是怎样的存在,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如果他的力量不够强,那夜兔国的人民,将不承认他是夜兔国的一员。

    “我不知道。但我相信神乐,也相信我和她的孩子。如果他的夜兔血统更多,那我会好好教他如何用这力量去保护自己想保护的人和物,让他明白蛮力解决不了一切。我会让他看到他母亲脸上的笑容,让他知道,夜兔虽然不受太阳的喜爱,但有的人本身,就是太阳。

    如果他的人类血统多一些,我会教他我所擅长的一切,如果他想学我不会的东西,我不会阻拦,也不会为了教他专门去学,这都靠他自己。我希望他记得多动动脑子,不要像他的舅舅和母亲一样。他身上流着的是同一类血,夜兔,不是怪物,他们只是忘记了拥抱太阳。”

   “.......很感人的答案,不过我要纠正你的几个观点。第一,力量应该用来使自己强大,而不是为无用的东西花费时间。第二,我的傻妹妹可担不起太阳这个称号,不动脑子的从来只有她和老头子。第三,夜兔,就是怪物。”

   “所以大舅子,我过了没有?”冲田选择性的无视了神威后面的话,只问了他最关心的问题。

   “马马虎虎。”神威意味不明地回答,这一次却没有反驳冲田喊他的“大舅子”。

   “哈哈哈哈终于轮到银桑我.......”“这臭小子都问问题了,我怎么能最后一个!我先来!”神晃急匆匆地抢过话头。“喂....这已经是第二次了啊!第二次了!你们父子怎么都这样啊!”

   “岳父您说。”

   “咳,你们还没结婚前不许叫我岳父,明白了吗?”

   “就这个问题?好的我明白了岳......陛下。那就算我过关了?”

   “怎么可能!我还没问呢!”

   “好吧好吧,快问。”

   “你这嫌弃的语气是怎么回事。哦对了,我的问题是,你会用你的多少时间来陪小神乐?”

   “一辈子。”冲田没有丝毫犹豫地瞬间说出答案。

   “我不是让你告白啊混蛋!”

   “如果是那样的话,我不可能整天整夜都陪着她,我和她都应该有着属于自己的时间。但这不代表我会忽视她,我会尽我所能,陪她去想去的地方,和她看她想看的风景,一起做她想做的事情。至少,不会让她孤独。”

    没有声音,只是神晃脸上突然浮现出后悔、自责却又安心的神情。这个问题的回答,他应该是满意了吧,他所亏欠的事,终于有人愿意耐心的,一点点替他补上。江华,你也该,放心了吧,我们的女儿啊,好像遇到了不错的人呢。

   屋子里的气氛忽然压抑起来,银时熬了一会儿还是忍不住开口:“那个,该到银桑我提问题了吧?”“还提什么问题啊,反正已经超过半数了,结束了结束了。”神晃这才说话,用得却是赶苍蝇一般的语气。“不对吧这!还有银桑我呢!问题还没问完呢......”见其他人都打算走出屋,银时才慌了起来。“总一郎君,你别一起走啊!喂!!!”

    “哎呀哎呀真是的,银桑我本来就不打算问什么稀奇古怪的问题啊,我只是想给你一个委托罢了,照顾好她。”“委托我接下了,报酬指定神乐的后半辈子啊。”已经离开的冲田不知什么时候又回来了,靠在门边望着他。“这个报酬可有点难啊,得看当事人愿不愿意呢。”“放心吧,她肯定一直想要嫁给我这个抖S王子的。”

 冲田走进王宫,神乐恰好生日,他看着神乐错愕又恼怒的神情忽然笑了,然后轻声说:

          “生日快乐,我的公主殿下。”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写着写着突然开始掺玻璃,不过反正酱哥说了她爱be,哦那我改天写个be给她。

小神乐的生贺没有及时写,嗯现在也还没有开始动笔,其实我觉得这一篇已经能算给她的生贺了哈哈哈(不其实就是我懒而已)嗯......总悟的回答不知道会不会有人觉得不太像他,太过坦诚。不过我一直觉得,总悟应该是那种会在当事人面前傲娇(?)用奇怪的方式表达喜爱的人,但在他人,特别是值得放心的其他人面前,会直白一些,就像三叶篇里他对银时说的那些话一样。谢谢每一个看到最后的人,也祝你们能在生日当天,收到最爱的人的祝福。

  (每个问题我都有思考过啦,新八那个除了槽他的姐控,更多的是想写一写三叶姐,哪怕是几句话也好,我太心疼她了。银时....不是我不公平哦,就是觉得那样会更适合他一点,他可不是会正经提问的人啊。总一郎君,要好好记得这个委托啊~)

你问我为什么非要写总悟吃鲱鱼罐头?因为那使我快乐啊,毕竟他可是抢了我老婆的人。

   

   

 

   


评论 ( 3 )
热度 ( 15 )

© 无墨----与有荣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