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墨----与有荣焉

世上唯有神乐和沐橙不可辜负。

原作和角色永远大于cp。

  当三叶知道自己还没有完全死去,或者说还以幽灵的体态存活于世间时,是有些庆幸的,毕竟她还想看着自己引以为傲的弟弟长大,还想......再看看那个人。

   三叶出来时第一个遇见的,是万事屋的但那,坂田银时——他正要去参加她的葬礼。出乎三叶意料的是,他竟然能看到自己。银时与她碰面时,有些讶异,但随即又用放松的语调说:“呦,还在呢,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参加你的葬礼?”三叶本来就有此打算,只是听到银时叫她时忍不住的诧异。银时却是自顾自地开始往前走,还顺带着丢下几句话:“不用惊讶,那个混蛋也能看到你。对了,要给你买些激辣鲜贝吗?”

   三叶看着他想,真是个神奇的人呐。“算了吧,我现在也应该吃不到了。”她快步追上说。

   葬礼的气氛很沉重,压抑的让人喘不过气。近藤担心总悟在这种环境下会出什么事,就早早地将一切接手,赶他出去散心。与总悟一起出来的,除了三叶,还有一个穿着旗袍的小丫头。他们俩自然看不见三叶,但为了保险起见,三叶只是远远地守在一旁。

   小丫头是追着总悟出来的,三叶听小总说过这个孩子,似乎叫神乐,可能连小总自己也没有发觉到,当他说起这个女孩时,表情有多么温柔。那时三叶就想,真好,自己最牵挂的人也有了挚爱,真好。

   远处他们坐在树下似乎在说些什么,三叶没有听清,但她注意到小总原本隐忍哀伤的面孔,变得越来越柔和,紧绷的神经也开始放松,最后竟靠在女孩肩上睡着了。女孩像是被吓到了,不过她很快调整了姿势,又把伞往熟睡的人那里挪挪,以方便男孩睡得更舒服些,她嘴里好像还在嘟囔着什么,三叶凑近了听,似乎是:“臭小鬼,便宜你了阿鲁,仅限今天哦。”两个人依偎在一起的景象,美好的像一幅画。

   三叶悄然离开了这里,正打算回去找银时,却因为某个人的出现停止了脚步:"十......十四郎。"眼前的男人掐灭了烟,罕见地没有逃离,也没有惊讶:“总悟他过得还不错,还是整天花着使不完的精力暗杀我。武州那里的事也都处理好了,还留了一些以前的东西,你不用担心。”“那你呢,你....有找到.....”“别多想了。”男人飞快地打断她的话,“我没有这个时间和精力,真选组已经够我忙得了。”“这样啊。"

   ...........

   长久的沉默开始蔓延,从那个夏夜开始,他们就再也没有好好说过话了,即使碰面,也总有一方会逃避。三叶怔怔地看着十四想: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爱上他,明明知道这会让小总不高兴,却还是控制不住自己。“十四郎,我可以...拥抱一下你吗?”反正.....反正我不会留在人间太久了,就再最后任性一次吧。她试探着伸出手,没有遭到拒绝,也没有任何肯定的回复。

   直到三叶的身体开始虚化,土方才开口:“下一世,能不能.....”剩下的话三叶没有听清,她的意识开始模糊,逐渐消失。只不过,十四郎,你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呢。

    土方就一直这样站着,动也不动,眼睛直直地盯着已经空无一物的地方。

    “副长,你在干嘛呢?局长叫你过去帮忙。”“哦,没事,我只是在和一个故友道别。”

真选组史册:首任一番队队长冲田总悟与夜兔神乐成婚,得一女,名冲田安叶,此女性情温柔,喜辣。首任副长土方十四郎,终生未娶。

幸好,最后的最后,拥抱到了你。


评论 ( 2 )
热度 ( 14 )

© 无墨----与有荣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