杕梴――无墨

你来人间一趟,你要看看太阳。
和你的心上人,一起走在街上。

簇锦(白佟)

日子像跑疯了的马,转瞬即逝,拉也拉不回来。盛夏酷暑好像还是昨日的事,而转瞬就就成了寒冬腊月。
入了冬,天气转寒,来客栈吃饭歇息的人就变少了,这样的时候,人还是更愿意陪着家人,围在火炉旁唠唠家常。有道是,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嘛。
郭芙蓉自然是乐得清闲,大清早就拉着秀才不知上哪儿疯去了。佟湘玉见来客无望,索性也放弃挣扎,就当是提前给他们的过年礼,让他们各自浪去。
怕风刮进来,客栈门就关紧了,屋外是寒风大作,屋内是暖意融融。白展堂简单收拾了一下大堂,在客栈里四处逛了逛。大嘴躺在房间里睡觉,呼噜声震天响,也不知道秀才平日是怎么熬过来的。小贝也溜得远远儿的,应该是找邱员外的儿子玩了。
他不经意弯了嘴角,想着湘玉此时应该待在房间里,蹬蹬蹬就窜上楼。门吱呀着被轻轻推开,湘玉面朝镜子背对着他,也不知道在干什么。“展堂?”她转过头,看向他。
白展堂没急着回应,仔细端详着她,才发现她换了个新的簪子,白玉梅花,衬得发丝乌黑,好看的紧。“你在看啥嘛?”她瞟了白展堂一眼,带着几丝特有的小女人风情,扭过身去又不理他了。“在看我媳妇儿,真好看。”白展堂笑着扣上门走近她,感觉心像是被猫挠了下,撩人。
他走过去把人抱在怀里,忽然有一种巨大的满足感涌上心头。他低头吻了吻佟湘玉的发梢,仿佛那上面真有梅花香气。佟湘玉抬手捏他的脸,“胖了。”“嗯。”他的头更低了,埋在湘玉的颈窝里,含糊不清地应了一声,“你养得好。”
“那可不是。”她似乎有些得意地笑了,也不拦着白展堂亲近。恋人嘛,特别是苦尽甘来的恋人们,总是巴不得每天都腻在一起,好把以前浪费的时光都补回来。
就这样静静地挨了会儿,白展堂起身,拉着佟湘玉坐到床沿上,把她搂在怀里。“你说咱两认识那么久,也耗了那么久,你有没有想过放弃我?”“你咋突然想起问这个了?”怀里人似乎是笑了,“想过,怎么没想过。可是想完就忘了。人生苦短,我都花了那么多时间和心思在你身上了,总不能当作都喂了狗。”
“......以前是我对不起你,现在不是都补回来了嘛。”白展堂用下巴蹭蹭她,抱得更紧了些。“我知道,不然我早就变着法儿闹你了。”“嗯......”
“哎,你看,外面是不是下雪了!”佟湘玉挣扎着站起来,走到窗户旁边,指给他看。随即又像是想起什么,“天气凉了,你睡在大堂太冷了,要不在楼上开间客房吧。”
“我还以为你会让我睡你房间呢。”
“那改天你和我去汉中一趟,回来就让你住我房间。”
“好,都依你的。”
“你饿了没,我上次跟着大嘴学了炒蛋,你要尝尝不?”佟湘玉带了点得意,邀功似的牵起他的手。
“那我今天就要尝尝我媳妇儿的手艺。”
他们携手走到厨房。佟湘玉二话不说撩起袖子开始干活,白展堂就搬来一张小板凳,坐在上面看着她做菜,他托着下巴看她,觉得这就是世上最好的风景了,怎么都看不腻。
他在同福客栈的日子过得细水流长,一点一滴全是小百姓的平常幸福,漂泊半生,终得归处。
佟湘玉的炒鸡蛋并没有做太久,白展堂一直盯着她看,好像那盘炒鸡蛋是她变出来的一样,他还没看够她做饭的样子,她就做好了。
“尝尝。”她把炒鸡蛋端过来,带着点喜气洋洋地说。
刚翻炒好的鸡蛋冒着热气,丝丝缕缕地飘上来,香。白展堂用筷子夹起一块放进嘴里,好像咸了点。“咋样嘛?”佟湘玉盯着他的动作,有点期待地问。
“特别好!”说着白展堂又抓紧往嘴里拨了几口,生怕别人和他抢似的。确实是好,里面混合着他们初遇的悸动与长久相处后的默契和信赖,只一口心就暖了。
大名鼎鼎的盗圣白玉汤究竟为什么会在那个晚上选择成为白展堂,这是很多人都无法理解的事,甚至包括他自己也没想明白缘由。也许那晚的月亮太皎洁,也许是姬无命被抓以后他一个人行走江湖没什么意思,也许是身边人的红袄裙翻起花,迷了他的眼。
那为什么又会拒绝明媚活泼的第一女捕头展红绫,而选择视财如命的小小掌柜佟湘玉呢?这个问题就很简单了,因为别人再好也不是佟湘玉啊。展红绫是年少时无意中遇见的一朵花,是惊艳,但流连一小会儿就够了,毕竟人生那么长,他也不能成为撑起她的枝头。在这偌大江湖相逢即是缘,但也仅止步于此了。
感觉是一瞬间的事,认定了,这辈子就是佟湘玉。
“你咋愣住了。”佟湘玉笑着依偎他坐下,戳戳白展堂的脸,果然软了不少,还是他和她最相得益彰。“我在想我修了几世的福分,才修来一个你。”
白展堂的情话来得猝不及防,可这并不妨碍美人的欢心雀跃。“就你嘴甜。”佟湘玉笑得眉眼弯弯,一双眸子清澈动人,似乎是藏了月亮进去,才有这般千帆过尽却依然明净的眼神。白展堂看着她,恍惚间就回到了初遇时分,娇小的红衣新娘独自一人坐在笨重的大箱子上,晃着脚,话语里藏着蜜地喊他相公。
“湘玉,我想娶你,从很久以前到现在,一直都想。”
“呆子,我早喊过相公了。”
真好,真好,他终是放下利剑,褪下一身尘埃,俯首投入浮世茫茫,才有了如今的共话桑麻。柴米油盐里,全是安稳的欢喜。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幸君知。
此后岁月长河,皆是簇锦繁花。

评论 ( 1 )
热度 ( 57 )

© 杕梴――无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