杕梴――无墨

你来人间一趟,你要看看太阳。
和你的心上人,一起走在街上。

二十七天老(江华中心向)

十分OOC了


江华独自一人在徨安星住了几十年?还是几百年?她自己也记不得了。漫长的时间将她原本的性情风化,独独留下一个冷冰冰的徨安之主,在这颗死星上永无止境地生活。

她目送自己的亲人一个又一个逝去。她的母亲走之前握着她的手,看着她,眼睛里噙出泪,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江华知道她在担忧什么,她只轻声安慰到:“我会好好的。”

我会好好的,好好的留在这颗星球上,为夜兔守着他们遗忘的故乡。

徨安星上除了江华以外没有生物会说话了,她怕自己有一天突然忘记了如何发音,如何与人交谈,就会时常自言自语,直到后来自己也嫌烦了,就渐渐作罢。

她有时兴起,就在那片她后来做下一生中最重要的决定的树林里唱歌...

2018-11-17

化学课上看到核弹爆炸那一刻人灰飞烟灭的样子,一方面为他们的残酷无情而心惊,一方面又忍不住希望我死的时候可以像这样瞬间消逝,一点痕迹都不要留下。

2018-10-01

赠饮(原创)

我见过那少年
在春风的歌谣里
在夏雨滂沱中留下的孤岛里
他曾经路过名山大川
踏过荒漠草原
他会在路旁摘一朵花
送给他心爱的姑娘
他在满是星子的夜里
为我唱了一首歌
低低的河流淌着
他打了一壶酒
迎着落日余晖奔去
那里有漫天的花
和未尽的话语 要告诉他

我与那少年离别
在深秋梧桐寂寞的夜
他踏着尘土唱着歌
说从此不再是世间的风
我说你该有匹马
他朝我挥了挥手
踏着来不及的告别
去看世事繁华
在那里他会看到名山大川
他会摘一朵最美丽的花
把它开在心上
等来日献给他心爱的姑娘

2018年9月13日

2018-09-23

去(原创)

我独自一人跋涉了许多年
迈过山川 越过那片
最无垠的海
我兜兜转转 一往无前
封死在这条街
我迈过山川 越过崖间
一往无前
我给你写一首歌
等哪天你毕业
我回到那条街
从此过去许多年
有一道光 落在你眼中生长
我留下一颗太阳
挂在你发丝上
我抽离所有思想
我留下太阳

我独自一人跋涉了许多年
知道山川河流枯竭
我为你装点好行囊
你迈过山川 越过海洋
勇往直前
我等你等到结束那天
有一道光
有一颗太阳
我俯身坠落
落在那片
阴影岛上

2018年8月18日

2018-09-23

你看我我看你我看你(戚亭)

OOC预警
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预警
轻度自我yy预警
怎么一写少锦我就预警
缓慢复建中...
我究竟什么时候才会写剧情流……

戚承光难得夜里失眠,便悄悄撩开营帐,在帐门坐着发呆。

帐外的光景倒是极好的,云雾比往常少了八九分。月亮是弯月,绷成了一把弓形,掠出那点尖锐的弧度,星星洒满了夜空,像是反着来的芝麻饼。

眼见着快入了冬,蒙古人也逐渐谧了声息。他一年很少有着空闲日子,冬休期就占了其中一大半。

戚承光望着夜空,脑子里的想法胡乱地窜,仿佛袁小棠附体。一会儿想着明天打点野味烧点菜犒劳犒劳兄弟们,一会儿想自己的厨艺这么久没练了会不会退步,一会儿想自己可是火头将军,火头还排在将军前面,厨艺哪会退步,一会...

2018-07-22

未曾谋面(土三,含大量近妙,冲神)


冲田三叶,心地善良,性情温柔,有点无伤大雅的小腹黑,长相称得上是如花美眷。家庭美满和睦,丈夫体贴,弟弟孝顺,虽然因为身体原因不便于生孩子,但好在侄子侄女活泼可爱。这样一个人,在哪儿都能算是半个人生赢家了。而她的一生中非要说有什么遗憾,就是一次又一次与土方十四郎失之交臂吧。

土方十四郎,人帅不狗,走在路上回头率高达百分之九十,可惜沉迷蛋黄酱无法自拔吓退了一大群小姑娘。工资也不低,姑且算是有钱人。可惜他的工作相当于在刀尖上舔血,一个弄不好就没命了,也因此即使偶尔有愿意接受他的怪异食癖的女孩子来告白,他也毫不留情地拒绝。而冲田三叶,算是他长达二十多年的零感情史中的一朵美丽的意外。

土...

2018-04-14

簇锦(白佟)

日子像跑疯了的马,转瞬即逝,拉也拉不回来。盛夏酷暑好像还是昨日的事,而转瞬就就成了寒冬腊月。
入了冬,天气转寒,来客栈吃饭歇息的人就变少了,这样的时候,人还是更愿意陪着家人,围在火炉旁唠唠家常。有道是,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嘛。
郭芙蓉自然是乐得清闲,大清早就拉着秀才不知上哪儿疯去了。佟湘玉见来客无望,索性也放弃挣扎,就当是提前给他们的过年礼,让他们各自浪去。
怕风刮进来,客栈门就关紧了,屋外是寒风大作,屋内是暖意融融。白展堂简单收拾了一下大堂,在客栈里四处逛了逛。大嘴躺在房间里睡觉,呼噜声震天响,也不知道秀才平日是怎么熬过来的。小贝也溜得远远儿的,应该是找邱员外的儿子玩了。
他不经意弯了嘴角,想着湘...

2018-02-05

好时光(棠亭)

第一人称预警
作者的自我歪歪预警
烂尾预警
OOC预警
有私设预警
反正什么都预警

我叫袁小棠,你可能对我还不是那么熟悉,那我换个说法,我是北镇扶司总指挥使袁笑之的儿子,总旗方雨亭的.....青梅竹马。

当然,我相信过不了多久会有更多人知道我的名字,靠我自己。

我从小到大的人生应该能算顺风顺水,按照话本里的套路,我之后有很大几率会得到世外高人的指点,一路以除恶为己任,顺便再开个后宫什么的。

但并没有。

一切直转而下,我爹生死不明,镇扶司被可恶的季鹰专权,我和小亭子也吵架了。

显然以我的运气是遇不到什么世外高人的,只有一个关在牢里的臭老头。而他教我的那些招式,似乎也并不能摆到台面上说话。

虽然这个事实令人不太高兴,但我...

2017-07-31

老刑对湘玉的爱应该是半遮半掩的,偶尔在嬉笑中透出一点真心,湘玉多少是知道的,但她大部分心都在展堂那。在白佟还没确定关系之前,展堂对湘玉的感情应该是捂得严严实实的,可惜捂不住,不注意就溜出来了,一颗真心全在那摆着,明晃晃的。下一秒就收回去了,折磨死人,也就湘玉受得了了。

2017-07-23

来日方长(叶橙)


一点也不甜的小甜饼。

他们在一起的太过顺理成章。

苏沐橙瘫在椅子上,眨巴着眼睛想了好一会儿,愣是没想出他们俩有谁告白过。这个发现显然让联盟女神不太起劲,幻想了那么多年粉红少女情节,结果到了自己头上,连个正式的告白都没捞着。

都是叶修的锅。苏沐橙泄愤似的拿起桌子上洗净的一个大红苹果,恶狠狠地咬了一口。

咔的一声,房门被打开了。进来的正是让苏沐橙心绪不宁的罪魁祸首叶修,他左手提着一袋瓜子,右手护着一支冰淇凌,额头上全是细密的汗。

“总算回到空调母亲的怀抱了,外面可热死我了。”叶修把东西放在苏沐橙触手可及的地方,然后一屁股坐在空调的正风口,“我刚刚去买烟的路上,顺便帮你买了瓜子和冰淇淋,你的储备粮不...

2017-07-22
1 / 3

© 杕梴――无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