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墨----与有荣焉

世上唯有神乐和沐橙不可辜负。

原作和角色永远大于cp。

苏沐橙的好看是那种江南小姑娘的好看,眉眼间全是灵气,眼睛里含着春水,透亮的,她眨巴着这样一双眼睛向你讨巧,拒绝不了,就溺在她眼瞳的湖泊里。睫毛根根分明,带点弧度的上翘,远看就是自带眼线的效果。鼻子小小巧巧的,鼻梁是恰到好处的高,独属东方的古典美。唇角似有似无地翘起,像猫,唇色是粉粉嫩,唇纹要明显一点,倒是消去了那抹太过青春亮丽的颜色。脸是鹅蛋脸,没什么棱角,但就是不显胖,笑起来有个小小的酒梨,甜到人心里去。眉毛有浅浅修过的痕迹,胜在自然,大概小姑娘只是匆匆修两下。

乍一看是秀气,再看就是溢满了生气,所以称她是江南小姑娘。端起架子来大概能糊弄成大家闺秀,不过下一秒就原形毕露,“张牙舞爪”地向你扑过...

2017-08-27

好时光(棠亭)

第一人称预警
作者的自我歪歪预警
烂尾预警
OOC预警
有私设预警
反正什么都预警

我叫袁小棠,你可能对我还不是那么熟悉,那我换个说法,我是北镇扶司总指挥使袁笑之的儿子,总旗方雨亭的.....青梅竹马。

当然,我相信过不了多久会有更多人知道我的名字,靠我自己。

我从小到大的人生应该能算顺风顺水,按照话本里的套路,我之后有很大几率会得到世外高人的指点,一路以除恶为己任,顺便再开个后宫什么的。

但并没有。

一切直转而下,我爹生死不明,镇扶司被可恶的季鹰专权,我和小亭子也吵架了。

显然以我的运气是遇不到什么世外高人的,只有一个关在牢里的臭老头。而他教我的那些招式,似乎也并不能摆到台面上说话。

虽然这个事实令人不太高兴,但我...

2017-07-31

老刑对湘玉的爱应该是半遮半掩的,偶尔在嬉笑中透出一点真心,湘玉多少是知道的,但她大部分心都在展堂那。在白佟还没确定关系之前,展堂对湘玉的感情应该是捂得严严实实的,可惜捂不住,不注意就溜出来了,一颗真心全在那摆着,明晃晃的。下一秒就收回去了,折磨死人,也就湘玉受得了了。

2017-07-23

来日方长(叶橙)


一点也不甜的小甜饼。

他们在一起的太过顺理成章。

苏沐橙瘫在椅子上,眨巴着眼睛想了好一会儿,愣是没想出他们俩有谁告白过。这个发现显然让联盟女神不太起劲,幻想了那么多年粉红少女情节,结果到了自己头上,连个正式的告白都没捞着。

都是叶修的锅。苏沐橙泄愤似的拿起桌子上洗净的一个大红苹果,恶狠狠地咬了一口。

咔的一声,房门被打开了。进来的正是让苏沐橙心绪不宁的罪魁祸首叶修,他左手提着一袋瓜子,右手护着一支冰淇凌,额头上全是细密的汗。

“总算回到空调母亲的怀抱了,外面可热死我了。”叶修把东西放在苏沐橙触手可及的地方,然后一屁股坐在空调的正风口,“我刚刚去买烟的路上,顺便帮你买了瓜子和冰淇淋,你的储备粮不...

2017-07-22

“时代需要英雄。”

2017-06-25

温暖二十五题(白佟)


1.一碗粥,两个人。
眼里带着藏都藏不住的笑意,小心的将勺子里盛的粥送入对方口里。
“互相适应,互相练习嘛~”

2.睡着的猫和他。
湘玉将店门关上,回头看见的是展堂用手枕着头,就在桌子上睡着了。无双的那只黄猫不知何时溜了进来,卧在展堂的脚边。烛火还未熄,投下光阴的影子。
“睡在外面着凉了咋办。”拿来毯子替他盖上,忍不住盯着他发呆。
于是第二天。
“湘玉你怎么感冒了?是不是夜里着凉了?”

3.迟到五分钟。
“秀才、大嘴今天都起的那么晚啊。”
“是你起晚了,他们都去送老白了,五分钟之前刚走。”

4.撩起刘海落于额头上的吻。
展堂伸出手将她的几缕发丝撩好。
轻轻的,柔软的。
【你就是上天赐给我最好的礼物。】

5.床单要绿色的还是...

2017-04-12

遥于岁月

    李大嘴的桃花运也许天生就是朵开败了的桃花,你说他心心念念的人抱他只是为了感谢他帮了她和别人在一起,好不容易逮着个真心喜欢他的,可他又不乐意要了。老白和秀才也没少劝过他,他们说,大嘴啊,你也不小了,和你同龄的人早就成家了。天下那么大,你又何必单恋一枝花呢。于是李大嘴转头问他们,那为啥你们要吊死在掌柜的和小郭身上呢。他们嗫嚅半天,憋出一句:“大嘴,那不一样。”哪不一样了?他嘿嘿冷笑两声,都是爱,凭啥我不能爱自己想爱的。 

    后来他一个人逮着个机会上楼顶看月亮,想找个清静地儿。不一会儿老白也跟着...

2017-04-03

祝自己生日快乐。
希望接下来的日子里文越来越好,拖延症少犯。 能活得开心一点,不要总是胡思乱想。
一定要成为更好的人啊!

2017-03-15

偶尔也要回家探望一下欧巴桑嘛(夜兔一家)

面前是一片如浓墨般的黑暗,夹杂在其中触目惊心的鲜血,轻而易举地触动了神乐对家乡——烙阳星,那个包容也孕育了恶的地方。“这是哪儿阿鲁?”神乐嘴上这样喃喃道,心底里却早已应证了答案,不会有错的,这里一定是烙阳星。只是.....为什么她会在这里?明明之前她还在万事屋里叼着醋昆布看电视,而现在......

事关自己原来的家乡,神乐也放弃了胡思乱想,决定走一步看一步,大不了再扒一次飞船。“啪嗒、啪嗒”有雨顺着屋檐滑下来,与地面不知是哪个可怜蛋的血混合在一起,神乐抬步向前走去,几丝水顺着鞋面蔓延进去,脚冷的刺骨。

再往前一点,再往前一点,就快了,就快了!快?什么就快了?神乐一愣,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突然活跃...

2017-03-11

卿本生于光(土三)

       土方到现在都清晰的记得初见时三叶的样子。柔软的,带笑的,像是温柔的光。

        那是他第一次接触到这样的事物,与所有他遇见的美好的人都不同,近藤是把他从深渊里拉上来的初晓,哥哥是想守护的篝火,而三叶,她是从清晨到黑夜里,无处不在的微亮光芒,你不用去特意感知,也能明白那份恰到好处的温柔。

        那时他将总悟拉走,却忍不住又回头追寻了一...

2016-12-17
1 / 3

© 无墨----与有荣焉 | Powered by LOFTER